close



當初生突然靠的很近,幾乎就讓我感到彷彿希望不是一種幻象

然而死亡卻應聲斷卻了伸出的手,以一種壓迫式的步伐奔來

縱使本來就不斷的在生與死之中浮沈

但此時此刻,卻

太過不容忽視

然後找不到正確角度的笑容弧度,也找不到適切的哀傷位置

左邊是生右邊是死

站在中間的人們,哭泣歡笑沉默喧鬧都像是一種聲張

自我保護不過就是自我保護



說什麼祈禱會不會太遲?

在平靜之下的眾人

失神的瞬間眼淚無聲落下

泛紅的雙眼,看見

是誰的死與誰的生




明明覺得自己精神不錯
但很多人都問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大概是臉色很差的緣故
不只是天冷,大概
那種拉扯的心情是最大的原因

轉折
又轉又折的
不只在自己身上
而是靠的那麼近的人們
轉啊轉,但是註定轉不出去該怎麼辦
那麼喧鬧的安靜


都不過只是一種聲張罷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