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解不開的數學題 
 

並不是相當在意期中考,對律而言所謂的考試只是一種書寫的過程,他一向擅長理解同時擅長記憶,儘管他本人不認為這屬於才能,然而在生活重心只有課業和朋友的高中生活裡這的確是個巨大的優勢。
 
於是他有了比其他人更多的閒暇來關注自己想關注的對象,並且對方此刻正陷入劇烈的掙扎絲毫不會有被發覺的可能。例如已經花了十分鐘還是解不開三角函數的凜。
 
說不定是根本性的理解錯誤,凜重讀了一次題目,悲哀的確認並不是理解失誤,單純是自己沒有學會這類型的題目,解不開的第三題、第八題和現在的第十七題,都是相同類型。
 
真是糟糕,雖然找到自己的致命傷理論上是件好事,但距離期中考只剩下三天的現在,這種決定性的致命傷讓人憂心忡忡,畢竟自己並不是只有這個洞必須彌補,而是有著長年累積下來不明顯然而無法忽視的諸多坑洞。
 
所謂的理科對凜而言根本是種磨難,她並不是不聰明,相反的自己所得到的實質成績一直都很好,但這是一種近似於繞開障礙物的動作,即使沒辦法肯定題目需要的正確答案,卻能夠刪去錯誤的部分,這同時是理科造成重大傷害的原因,必須憑空(沒錯、對凜而言就是憑空)產生一條又一條的算式,必須直線前進,沒有存在物可以被刪除,當然也就不可能有留下來的那一個正解。
 
唉。凜嘆了一口氣,抬起頭看了一眼小楓的考卷,漂亮的寫著算式,循著脈絡就能確實理解,但真正面對問號時卻不知道從那一個角度切入問題,果然是和自己相反的類型,小楓總是靠理科分數來逃避導師關注,然後小楓注意到了凜的視線。
 
「唉啊,數學很簡單的,同一個概念下去拆解而已,不要想得太複雜。」
 
「我一點也沒有想得複雜,相反的,我的腦袋空到沒有辦法下手拆解。」
 
小楓非常沒有同情心的笑了。雖然她曾經很熱心的替凜解說,但依照小楓的教學方式,簡單歸納就是「這個觀念妳懂的話,就是這樣、然後那樣,唉啊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看到題目就知道那樣解啦」,於是只會讓人更加挫敗。
 
「找個數學好的人教妳好了...」
 
不期然聽見小楓的話,律轉著自動鉛筆拼命的思考著,總不能直接走過去說「我教妳吧」,況且小楓和令的關係好是眾所皆知的事,也許下一秒鐘她就會把凜推向令。
 
一想到這點就無法忍受。
 
律猛然站起身,雖然非常刻意但他還是拿起數學參考書,盡可能消除刻意的氣味以輕鬆的姿態經過凜和小楓在的位置,正想自然的開口,耳邊卻聽見小楓的聲音。
 
「令。」律的動作忽然僵在原地,「你來教凜數學吧。」
 
接著令緩慢的走了過來,無論多麼不願意但繼續待在原地只會顯得突兀,於是律只能走回原位,繃緊神經關注著他們三個人。
 
這不是能夠以簡單的羨慕或者嫉妒來說明,這些日子他總是不經意的發現令的視線停駐在凜的身上,確實是凜而不是小楓,意識到這點讓律顯得有些焦急,儘管能夠在每天放學後短暫的和凜相處,但令似乎也能夠在假日理所當然的和凜見面。
 
最重要的凜的感情卻彷彿連芽都沒冒出來,這才是最讓人挫折的部分。
 
仔細聽著令說著sin、cos偶爾出現tan,律的心中感到煩躁不已,乾脆自己也假裝不懂請教令好了,但他實在放不下自尊,而且說這種謊大概立刻就會被拆穿。
 
「我會了耶。」凜突然愉快的喊了出來,律的神經繃的更緊了,「令真的好厲害喔。」
 
律感覺自己的神經幾乎在斷裂的邊緣。
 
「真的是太崇拜你了。」
 
這一瞬間律的神經真的斷了。
 
回過頭用力的瞪了凜一眼,這個神經大條的女孩,沒想到凜恰巧抬起頭,對於律灼熱的視線她稍稍皺起眉。吵到律了嗎?她想到的是這件事。
 
「還有其他不懂的題目嗎?」
 
令的聲音拉回她的目光,凜仔細巡視了一次題目,搖了搖頭,再度向令說了謝謝。
 
接著令伸出了手摸了摸凜的頭,律感覺自己全身都在沸騰,凜居然像小狗一樣乖巧又可愛的笑著,令終於站起身,走回座位之前瞄了律一眼,彷彿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律關注著這裡。
 
令輕輕笑了。
 
律的神經啪的一聲連同方才倖存的部分全都一起斷光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