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們一起死吧。」

 

你說,「好。我們一起死。」

 

 

1.

我一直分不清楚那是夢還是,他真的那樣肯定的對我說。

其實那並不是算是承諾,或許更貼切一點就像是討論著「午餐一起吃義大利麵吧。」於是他就接著說,「好啊,那就決定吃義大利麵了。」

死亡的本身並不可怕,讓人害怕的是那種不安定的迫切性,因為看不清的緣故,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以什麼形式出現,然而當你確切的感知到它的同時,就再也不會感到那種恐懼。回想我的過去到現在,對於死亡我從來就是不懼怕的,因為我知道我總有一天會死去,每個人都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對我而言,並不是死亡選擇了我,而是我選擇了死亡

當然就某種程度上而言,確切的死亡離我仍是相當遙遠的,就像是小說場景,狀似具體卻全然虛構,不管我多麼熟悉村上春樹,他也不會因此就坐在我的右手邊。

我所說的「確切」是那種以停止呼吸來定義的死亡。

從小到大除了寵物的死之外我並沒有遭遇過任何跟死太過緊密連結的事件,連一場葬禮也沒有參加過,最鄰近人的死亡的或許是偶爾的清明掃墓,然而我的思緒裡卻時時刻刻不揣想著如此,我並不是在運作著多麼偉大的哲學性思考,純粹只是一種本能。

是的,我所使用的是「本能」這個詞彙,跟佛洛依德所說的死之本能並沒有多大關係,而是具備了嗅聞死亡的鼻,也就是,從我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能夠嗅聞到所謂死亡的味道。

不是那種真正的死亡,而是意識上的存在

跟沁認識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沁的身上總是帶著某些意味著死亡的氣味,當然他本身是相當具有神秘感的,然而死亡和神秘感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他的某個部分是已經死去的,帶著腐敗的屍臭,而恰好我的鼻能夠接收到這樣的氣味。

「你的身上有屍體的味道。」

這是我對沁說的第一句話。




----------------

這是新小說

空城前年就寫完了,但只貼了三分之一
如果有人想看就推文吧
沒人看我就讓他形式上的斷頭

該怎麼說呢
雖然我一直都是我行我素的在寫文章
但是貼文章畢竟跟寫文章不一樣
有人看我才有貼的意義吧


電腦進水它現在在暴走
所以我心情整個差到不行

去你的天氣變換害我身體不舒服的要死


死小白沒事不要來煩我
你們是真的以為我很閒啊
以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