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寂寞湧上,像是漲潮一般緩慢的將平躺在地的我淹沒,我張著眼睛看著空無一物的前方卻還是期盼那裡存在著什麽。


然而你卻不在我的身邊。


需要你的時候怎麼你總是不在身邊呢?
這樣的永遠要怎麼承受呢?


怎麼了妳不說我怎麼了呢?
另一端傳來的你的聲音我該怎麼說出口,因為心底還有另外一個人所以非得要在這個時刻聽見你的聲音不可,有些事情是不能被掀開而這是在永遠之前的另一個前提。


我傷害很多人,雖然是不得不傷害但卻同樣在我的身上留下傷痕。
曾經我帶著憤怒與痛楚在文章中寫著,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為什麽只要拒絕就像是壞人,為什麼就得全盤接受這些自己無法控制的一切?
然而在時間與時間交遞之後我逐漸明白,那裡沒有誰對誰錯,只有傷心與記憶的碎片。以及愛情殘留的氣味。


但是那些永遠無法被說出口的又該怎麼辦呢?


我愛你我不愛你這樣瀟灑的說,事實上比預想的還要遙遠。




到底要怎麼說你才明白呢?
我的淚水我的緊握我的孩子氣並不是一種撒嬌而是不安呢?




已經快要不行了,突然這種感覺開始蔓延。
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回到那個時候暗無天日的日子,在微笑之中誰能看見我的痛苦與掙扎?
好不容易往前走了一點卻彷彿隨時都會陷落一般,我從來不認為自己能夠痊癒,然而無論如何我都不想跌落那道臨界。




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並不是想死而認真去死的人,
是懷抱著死的意念卻不得不繼續活著的人。




站在世界之中卻被隔絕在所有之外,那道界線並不是某個結界或是物理性的存在。
而是自身。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