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帶著一點恍惚日曆已經出現八月的字眼,我總是無視於時間的推移而默默的行走著。
時間並非沒有意義,只是我的生命缺少了一點被切割的意願,昨天今天明天太過模糊的指涉,只要想得起來我在哪裡就好。


才從台南回到宜蘭,事實上宜蘭更加炎熱。
無論如何客觀的陳述,我始終認為那裡充滿了熱度。


我並不想開始一段麻煩的戀情。
雖然說有那麼幾個瞬間會感到留戀,但是下一個十年我還是會以這樣的微笑站在你身邊。
那會是我們之間最近的距離。


持續生病。
已經從星期跨越到以月為計數單位。就算是這樣我還是相信我很強壯。


八公斤似乎不是距離,很多人都問我是不是瘦了。
我啊、居然沒有心虛的感覺真是糟糕。
其實只要洗澡的時候看著牆壁就好。嗯、雖然要忽略手的觸感還需要一點功力。


那裡沒有終點。
我承認自己太過任性,還是試圖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某些線索。


至少、我不會失去你。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