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恍如隔世。


並不是誇飾或者什麼,而是對於我,這個存在的本身,在那之前與之後,就像是從這裡到那裡那麼近,卻又像從這個世界到那麼世界那麼遠。


我說。當我這麼告訴著自己的時候,我只能努力的記住自己。


歷經解構與再建構的過程,我得到了一些什麼,也失去了一些什麼,在所謂自我之中與之外。


形塑的是這個存在。而不是這個個體。


那句「我可以把網誌關掉嗎?」並不是對於任何人的一個指涉,僅僅是對我。


如果想解構,勢必斷絕所有後路,這裡是我最後一個避居所。


如同大多數的人一般,我試圖尋找能夠理解我的存在,然而始終撲空,並不是愛或者關懷的問題。理解。我所說的是理解。


我的生命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是太過順遂的歷程,然而在我內心之中的衝突掙扎與矛盾,足以使我毀滅自己。


我已經不冀望誰懂,我不缺擁抱不缺溫暖不缺愛,問題在於我的本身,我所缺乏的是,如何卸下那層曾被喻為果凍凝膠似的介質的包覆。


一開始就說了,我已經跨越了。


然而我並不是得到答案,不過就是往前走了幾步罷了。沒有所謂的答案,因為我們是看不見終點的。


我說。重要的是行走,而不是抵達。


這個寒假我會有更多的時間內觀自我,找尋與形塑我的核心,但畢竟,我早已然不是那個曾經。


無論如何,仍是謝謝關注我以及陪伴我的人。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