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沒有寫文章的心情。

並不是沒有靈感或是沒有時間,相反的這兩者是同時而且大量的並存著,很多閃過的片段、字句,甚至是影象,而且我的現狀也是空閒到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
但是該怎麼說呢,就總是欠了什麼,也不是不想好好的寫文章,就單純的只是欠缺那份心情。或許你會說,那麼就不要勉強的去寫些什麼,時間到了就會有出路了啊,心情總會飄移到一個合適的瞬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股很強烈的感覺,就像是現在不努力寫些什麼出來,從此之後我可能再也沒辦法寫了。這也不是嚴不嚴重的問題,人總會有某一個時期對自我的預知特別強烈,就像是某些時候我總會很明白而且直覺性的感覺再過不久就會下雨了,不管我這樣說的當下是不是出著很大的太陽,而通常那樣的直覺異常的準確。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或許你會帶著淡淡憂慮的說。只是這並不是一個問題,就只是很簡單的一股直覺,所以無論如何不管是什麼都好,現在的我必須努力的讓自己寫出些什麼東西才好,只是不管是打開電腦或是握著筆,最後我也只是愣在原地看著一片空白,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喔,我這樣對著自己說,我想起村上春樹的故事,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喔,感覺這樣的語氣是會在他的文章裡順理成章的出現的,因為他的主角大抵都是同一種性格,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腦中實在閃過太多片段了,我也不那麼確定這樣說到底是不是對的,總之,簡單的來說,現在的我可能就處於非得寫出一篇文章不可,這樣想起來或許就能跟他的主角們搭上一些關係。

不過說實話,不管跟村上有沒有搭上關係其實都是無所謂的,我只是努力的想寫些什麼東西出來。

聽到這樣矛盾而且反覆,甚至是有些無意義的話你會怎麼想呢?或許現在我所寫的這些並不能稱為一篇文章,說是把想對你說的話寫出來可能比較貼切一點,但是無論如何只要想到你會看見,不管是不是認真的把每一句話都讀進去了,至少我很認真的寫下來了;我寫的文章當中,其實有很多都只是把想對你說的話裝飾成一篇完整的文章,可能這樣比較不會被看穿,而我能夠從中獲取一些安心。

這麼說之後你會不會開始異常認真的讀著我的文章,但是我也可以很輕鬆的對你說,那不過就只是一時興起寫的文章罷了。本來我就是一個狡猾的人,尤其是牽扯到感情的時候,雖然你可能會感覺那是膽小而非狡猾,然而結果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同,很簡單就可以推的一乾二淨,我並沒有當著面對你這樣說出口,很不負責任的想法,但是對於感情有些時候不負責任對彼此都顯得比較輕鬆一些,雖然只是一兩句話,但並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說出口的話,或許該說是,只要一說出口就會把所有平衡給攪亂了,好不容易才能靜止的溶液只要隨便一根攪拌棒就可以毀掉的。

但是為什麼現在我會這麼坦率的說出來呢,但是我所指涉的你,你,你也無法單憑這樣的稱謂就來要求我負責,不管你會因此開始如何的揣測,終究我還是站在這之外的。我是很壞心的,不管我怎麼善意的為自己辯護,我仍然是感覺自己是個壞心的人,或許是因為我的情感太過單純,簡單的來說我就是一個好惡分明的人,要認真愛上一個人就會很深很深的愛著他,所以對於這樣太過不利於自己的行為模式,我只能很審慎的評估哪些人是我可以相信的,而哪些人是真的能夠愛的。

其實我是很笨拙的一個人,對於感情尤其是。不管再怎麼努力學習著精明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因為是很認真而且很深很深的陷下去了,所以我想你會原諒我的不負責任,不過就算我這麼說也不過是在自說自話。而從來,我的愛情就是從這樣的自說自話裡開始的。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