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我們很快就回到了住處,為了避免戰爭繼續開打,我很迅速的跑回房間,雖然防空洞不一定安全,但至少可以減低敵軍的危害程度。
品潔「顯靈」是不會出現第二次的,而且以科學的角度來看,「顯靈」這件事存在著極大的爭議,以心理學的角度而言,說不定品潔另有陰謀,當然我是不應該懷疑品潔,但是我可沒有忘記傘被她拿起來這件事。
就「製造戲劇張力」這個角度而言,品潔的殺傷力比佳云強上一百倍。
我決定還是乖乖待在房間念完那本原文書。
指針走過一格再一格,頁碼從十七頁到十七頁,從第六行到第六行,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卻串聯不起任何一個有意義的單字。
我根本無法專心。
「妳到底喜不喜歡雨傘男?」
佳云丟下的原子彈的輻射開始作用了。
望向那把摺疊傘,是不是真的會因為這樣的一把傘,我的世界再也恢復不了原狀?
對於一個只見過三次面,還有著下一次約會的人,我究竟該對他抱有什麼樣的感覺?
一個只見過三次面的人,為什麼會在我的生活掀起那麼大的波瀾?
連續的幾場世界大戰,我殘存的腦細胞根本應付不了一連串的問號。
索性闔起了厚重的書本,看著天花板發呆說不定可以修補我的腦袋,要是我的腦細胞通通死光光,那我的期末考日期鐵定會成為我的忌日。
一想到期末考這三個字,又想起要給教授的報告,我已經有種半踏進墳墓的感覺了。
那雨傘男會來替我上香嗎?
好不容易繞開的思緒又轉了回來,畫面停格在雨傘男的笑容,我定格在亂七八糟的狀態中。
為了抹去雨傘男的畫面,我又爬到了原文書面前,一樣是十七頁,一樣是第六行,一樣是亂七八糟。
雨傘男的臉一點也沒有要消失的跡象。
因為看見這本原文書,我又想起雨傘男。
是不是因為原子彈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毀滅性的輻射正快速的破壞我殘存的腦細胞;或者是,他真的不知不覺的滲進了我的生活。
滲進?
一個只見過三次面的人真的可以用「滲進」這個詞嗎?
我又開始轟隆隆。
牆上的掛鐘短針走到了十,外面是有月亮沒有星星的天空。
學者說今天*的月亮是1987以來最靠近地球的日子,月亮錯覺讓它看起來格外的大。
月球運轉到了近地點,那麼他和我呢?
他和我?
我的最後一隻腦細胞終於也宣告不治了。





(我終於想起來我已經很久沒有貼小說的這件事了 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