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從一杯氣泡水開始



拉不拉多用頭頂開了木門。


跟在狗後面的孟祈遠感到有些好笑卻又縱容狗的行為,這是伶悠訓練出來的得意之舉,狗似乎也替自己感到驕傲,孟祈遠不想戳破這一人一狗的愉快,因為簡單的日常就能獲得滿足,他認為這一點非常了不起。


「來了。」


「嗯。」


狗乖順的在屬於自己的區域坐下,阿海替小幽靈倒了牛奶,狗開心的舔著牛奶,孟祈遠坐上吧檯前的座位,遞給阿海一本書。


「在日本出差時逛書店看到,覺得你會感興趣。」


「謝謝。」


阿海仔細讀了書底的介紹,是關於一個男孩和島嶼的故事。


在遠行之後,他重新踏上熟悉的土地時終於體悟到,真正的遠行並非到哪個遙遠的地方,而是將自身的感情抽離,拆解,重新組合並且得到新的意義的過程。質變。異變。或者不變。


人的感情每一瞬間都反覆進行著如此過程,然而唯有真正認識到這一點,才完成了所謂的旅行。


可能他從未離開過。又也許他尚未歸來。


對於這一點,阿海始終不敢肯定。


「喝點什麼嗎?」


「第一次見到你喝的飲料吧。」


阿海會心一笑,旋身從冰箱裡拿出一瓶蘇打水,將檸檬切出漂亮的形狀小心放進杯中,透明的杯裡冒著形狀美好的小氣泡,而那微小氣泡讓檸檬切片顯得迷濛;孟祈遠小啜了一口冰涼的氣泡飲料,淡淡的檸檬清香擴散在口腔之中,喝完牛奶的小幽靈慵懶的睡著了,店內散落著幾位客人,微暗的昏黃燈光讓孟祈遠的意識有短暫的飄離。


那是個非常炎熱的夏天,結束完重要計畫的孟祈遠體內的疲憊忽然一鼓作氣的湧上,他知道自己能在伶悠身上得到安慰,但人總有一種偶爾,儘管那裡存在著令人安心的對象,也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慢慢消化這種疲憊。


於是他開了半個多小時的車到了隔壁城鎮的海邊,儘管已經傍晚卻依然非常、非常炎熱,那熱度不是忍耐能夠抵抗的程度,他想尋找便利商店買點水,舉目所見卻只有一間沒有營業的海邊小店,幾乎放棄之際男人從門的另一端走了出來。


「請問,能夠買點水嗎?」


「真抱歉店主剛好出門遠行了。」男人溫文的笑著,「先進來吧,今天是特別熱的日子呢。」


男人拿出一瓶氣泡水倒入看似相當冰涼的玻璃杯,俐落的切了檸檬切片,遞到孟祈遠的面前,他乾脆的飲入,那些微刺喉的氣泡意外的鎮定了他的精神。


「謝謝你。」


「只是恰好,我也是恰好暫住在這裡的人,幾天前我也坐在你的位子上,是個偶然踏入的旅人。」


「那麼──」


「店主心血來潮想要旅行,即便是夏天這裡也沒什麼遊客,店主只是守著一份承諾,他說,等著某個也許會來到的人,所以店有必要開著。」男人愉快的笑著,「他問我是不是能夠待在店裡幾天,我恰巧想待在這個海邊,該怎麼說呢,總之許多的偶爾集合起來之後就成為一種必然了。」


孟祈遠從皮包裡拿出他的名片遞給男人。


「如果再度回到城市的話,說不定也有另一種必然。」


「我沒有名片,但名字是有的。」他說,「阿海,和大海相同的海。」


他和阿海之間的起點是一種偶然,孟祈遠想著,或許,每個人的相遇都是一種生命中的偶然又同時是一種必然,每一瞬間我們掌心中都滑過太多的可能,有些我們奮力抓握住的、有些我們安靜承受的、又另一些我們拼命抵抗卻仍舊無法逃躲的,諸多的可能,下一秒轉為進行中的現實。


所謂的現實便是如此交雜著虛實。偶然。或者必然。


孟祈遠不知道,或許沒有人能夠真正知道,因為是人生,誰也無法掌握的人生。


「阿磊下星期會來。」


「總感覺他遲早會離開。」孟祈遠的視線落在沉睡著的拉不拉多,「儘管如此卻還是希望他盡可能多做停留。」


「是這樣沒錯呢。」


「這裡,像是一種讓人短暫休息的中繼站,不過因為有你,可能會變成讓人不想離開的地方。」


阿海澹然的笑了。


「會離開的人終究會離開。」阿海像是想起些什麼微微斂下眼,「這裡,不是為了留住哪個人,相反的,是為了讓那些人走得更遠才存在的。」


「留在這裡的你是最辛苦的人呢。」


「我寧可將自己當作最幸福的那一個。」阿海緩緩吐了一口氣,「即使留不住哪個人,卻能成為被想念的那一個,對我而言,也是一種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