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整理書桌的時候,發現被我夾在資料夾裡的照片,似乎是很久以前畫面,卻又是那麼鮮活的跳躍。
那張照片是兩年多前軒偷偷照給我的,你的側面和沒有上揚的嘴角,讓人猜不透你的心思,縱使曾經我是那樣的想望穿你的眸。
現在想起那段青澀的歲月,嘴角還是會不經意的上揚,雖然不曾輕狂過,縱使現在依舊青澀,還是讓人回味。
算算也將近半年沒有見過你了,不知道你過的如何,我改變了不少,那你呢?
其實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該將你定位在什麼樣的角色上,只是你在我心裡面總是多了那麼一點,縱使對於你的劃分,永遠都不屬於任何一個跟我有關連的。
這應該算是單戀吧,雖然你曾經對我說過你喜歡我,我也只是傻笑含糊的帶過去,不是不想擁有你,只是這種已經習慣的模式,我一點也不想改變。
萍的結論是,我只是喜歡單戀的那種感覺,簡單的來說,你對我而言只是一種習慣,所以放不開,而那些所謂的喜不喜歡的問題,似乎,已經沒有必要去回答了。
萍對我的揣測命中機率常常高的嚇人,但這次她是猜錯了,而我也不想解釋,很早以前就決定把這件事的答案連同結果,一起傻笑帶過,算是混淆視聽嗎?我只知道這件事我不想讓它太清楚。
我是真的喜歡你,這個答案我想萍永遠都想不到吧。
我想是已經夠久了,所以我決定把答案說出來,雖然,說出一個已經成為過去式的答案似乎顯得不是很重要;至少我覺得重要,就像是一扇鎖上了的門,總是覺得要打開會比較好。
可能萍還是猜中了一半,我比較喜歡那種單戀的感覺,所以狡猾的傻笑帶過,曖昧,沒有答案;但是另一個聲音很肯定的否決掉這個答案。
因為很清楚手牽手之後走的路不會長,到不如一開始就各走各的,或是,我一點也不想要結果,自私地把你當作一個遺憾,不管多久以後,都會覺得你是最讓人放不下的。
也許這是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決定好的事,還是下意識的,我也不清楚。常常,我連自己在想些什麼也弄不明白,只是對於你,對於這件事,就是很任性的執意要這麼做。
我是真的喜歡你,雖然這句直述句對於很多路人甲乙丙丁來說可能會覺得理所當然,但是對於你,對於我,甚至是對於萍,這簡簡單單的七個字,一個動詞,也許會掀起很大的波瀾吧。
只是我想一切還是會是這麼平靜下去吧,因為你不會看見,而萍也不會知道,而現在的宣告,也只是自己覺得時候也許夠久了,是該說出來的。
那你等的,答案。
我不會對你說抱歉,因為,我真的認為這樣對你,對我,都會是最好的。你永遠都是我最放不下的那個人。
突然想起兩年多前軒把照片拿給我的時候,我是那樣小心翼翼的將它夾入資料夾,也把你那樣小心翼翼的放進心底。
又攤開了資料夾,還是小心翼翼地把你的照片放進資料夾,連同我的記憶,也一併收入。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