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徐子凡以為伍秋陽已經夠惹眼了,就各方面而言都是,直到他見到楊修磊。

楊修磊安安靜靜的坐在咖啡廳靠窗的角落,下午三點的陽光溫柔的撒在他的身上,他什麼也沒做,既沒看書,也沒端起馬克杯,就只是一動也不動的望著窗外。

他沉靜的幾乎要成為店內的擺設,但絕對不是在談論時會猛然想起「啊、經你一提確實在門的左邊擺著一個白色的花瓶」的那種存在,而是當你一推開門,在自己察覺之前,視線便自然而然地定格在他的身上。

無論男女,他的美麗是超越性別概念的。

徐子凡一直認為這類的存在僅僅活在書的字句之中,電影也不行,畢竟看見出演人物的瞬間,一眼就能明白「一瞬間就奪走所有人的注意力甚至呼吸」是一種希望觀眾接受的設定,所以只能存在於個人的想像裡頭,但那也無法具體,正因為無法具體才得以成立。

他明白自己錯了。

徐子凡小心翼翼的往另一側的位置走去,不知為何,有一種害怕打擾對方的感受,或許店內的過度安靜正是由於如此。

當然,這種下意識的謹慎大概只會作用在普通人身上。

「呦呵!」

「啊──」

身後傳來古怪發語詞的同時,徐子凡的左邊猛然遭受重擊,他吃痛的喊了出來,轉過身一點都沒有意外的看見爽颯明亮的伍秋陽。

四周投射來各式各樣的視線。

對於極其平凡、也以一直平凡下去為生活目標的徐子凡而言,他幾乎想轉身逃跑。

幾乎。

並不是他壓抑住了內心的渴望,單純是他現在處於被伍秋陽架著走的狀態。

移動方向朝著如雕像般的精緻少年直線前進。

最後乾脆的拉開椅子,爽快又俐落的坐下。

「嘿,你整個下午都維持這個姿勢嗎?果然有當雕像的潛力。」

眼前的少年緩慢的將視線拉回,移動到不知道在明快些什麼的伍秋陽臉上,相較於他的無動於衷,以及隔壁少年的怡然自得,徐子凡感覺自己全身的細胞都浸潤在不自在的液體當中。

「旁邊也有空位。」

「我覺得這裡比較適合我。」完全不理會對方冷漠的態度,伍秋陽端起水淺啜了一小口,「我習慣依照直覺來採取行動,而且說真的,我沒有多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我還是換位置吧。」

「嗯,確實,對於像徐子凡同學這種普通人,能承受的重量也相當有限,我非常能夠理解。」一邊說著理解的伍秋陽,一邊卻用著讓人掙脫不了的力道將手搭在徐子凡的肩膀上,「不過也只是理解,實際上你的感受我也不是很在意。」

「請你也多少考慮一下別人的意願好嗎?」
至少圍著這張桌子的三個人裡頭,有兩個人不想維持現狀。

「世界的轉動並不會理會哪個人的意願,我的行事準則是非常宏觀的而接近世界運作的。」


簡單來說,徐子凡的意願根本不會被放進他的考慮範圍內。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