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她打工的最後一天,因為諸多的理由必須離職,她是這麼說的,但其實我連諸多理由之中的一個都不知道。

 

可能,是想得到其中的一個理由,所以堅持送她回去,而一路上我好幾次醞釀了話語卻始終擠不出來,走著走著,竟然就這麼走到了最後一個路口。

也許兩個人之間並不是時間不夠,而是反覆的被錯過。

「到這裡就好了,不然我媽又會念我說不請你進來喝茶。」

「...嗯。」

「沒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什麼?」

「連個『要保重喔』或是『改天回來玩吧』都沒有,真讓人傷心。」

她輕輕揚起笑,我感覺她的眼眸有著晶亮的反光,冷白的路燈灑落在她身上讓她顯得有些失真,我拼命想擠出聲音,然而越拼命就越是辦不到。

她就站在我的面前。

但也許,這是她最後一次站在我面前。


「我...」

「不用勉強自己了。」她晃了晃腦袋,馬尾也跟著晃了幾下,「但我有話要對你說。」

「...什麼?」

她斂下眼。

接著再度抬起眼。

「我喜歡你。」她筆直的望向我,「在離開之前想這麼告訴你。」

「我...」

「沒關係,在說之前我就已經預料到答案了,本來想就這樣藏在心底,但最後還是沒辦法忍住。」她說,「那就這樣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她真的就那樣乾乾脆脆的轉身了。

不是的。

我也很喜歡妳。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喜歡上妳了。

但我真的太過不擅長說話,她也抱怨過我總是悶著頭不作聲,即使她故意為難我也不反抗,但不是那樣的,因為是她,所以我覺得沒有關係,因為是她,所以覺得她連欺負我的表情都生動的可愛。

我心一慌就伸手扯住了她。

她有些訝異的旋過身,定定的看著我。

「我、我也喜歡妳...」

「真的嗎?」

「嗯。」怕她不信我重重的點頭,「從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喜歡妳了。」

她忽然偏著頭,露出很苦惱的表情,接著嘴角慢慢揚起,我以為那是喜悅的開頭,但她卻爆出大笑,而且是肆無忌憚的那種笑。

「我是在捉弄你耶,哈哈哈哈,不管怎麼捉弄你你都沒什麼反應我實在很不甘心啊,所以最後一次想嚇你一跳,結果你居然說你喜歡我,天啊,怎麼辦,我不該笑的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她一直笑。

我的心就這麼沉沒在她的笑聲之中。

手垂落的弧度像種諷刺,但我卻發現自己居然沒辦法對她生氣,我應該生氣的,但即便是她的捉弄,至少我的記憶裡放進了一句她親口對我說的「我喜歡你」。

但這一刻我也無法安然的面對她的嘲弄。


於是我安靜的轉身,卻在邁開步伐的同時她拉住了我,將身體輕輕靠在我的左手旁,眨著黑黑亮亮的眼睛。

「開玩笑的嘛,不要生氣啦。」

「...我沒有生氣。」

「我是說,騙你『我的告白是捉弄你』是開玩笑的,我有發現你喜歡我喔,可是你就是不告白,我都說了要離職了你也還是不告白,我很不開心,真的很不開心。」

「不要再開玩笑了。」

「我知道放羊的孩子最後會有真的大野狼來啦,可是你要這樣趕走一個你喜歡她而她也喜歡你的人嗎?」她又眨了眨眼,討好的環抱住我的手臂,「不生氣了好不好?」


我沒有生她的氣。

而我,即使害怕又陷入她更大的捉弄,卻還是想踏進她不下的陷阱。

也許所謂的喜歡就是如此的讓人沒有選擇。


我不需要投降,因為一開始我就沒有反抗能力。

「我沒有生氣。」

「真的?」

「就算妳是捉弄我,但我也還是喜歡妳。」

「再說一次。」

「我很喜歡妳。」

「很喜歡?」她嘟起嘴,「不是最喜歡嗎?這樣不公平,我可是最最最喜歡你了耶。」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燙的劇烈,在路燈正下方的我遮掩不住泛紅的雙頰,我想她看得一清二楚,她臉上的表情像是非常滿意一樣。


而我等著她宣告告白遊戲的結束。

她跨了一步站在我面前,抬起手將掌心輕輕貼放在我的右頰,很愉快很愉快的笑了。

「你會,一直這麼喜歡我嗎?」

我重重的點頭。

「我知道你不擅長說話,可是我還想再聽一次你說喜歡我,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是說今天的份量,聽完我就回家了。」

「我喜歡妳。」

「嗯。」她踮起腳尖將唇輕輕貼上我的唇畔,我想應該是溫熱的,但卻因為我發燙的太過而感到冰涼,「這是今天份。路上小心。」

接著她就踏著非常輕快的腳步往她家的方向走去。

留下原地的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終於得以確認,告白遊戲還沒結束,不對,這不是遊戲,是真的,我的手不自覺滑過唇畔,有她的溫度,而我的掌心裡,有她的喜歡。

「我喜歡妳。」

我又安靜的說了一遍。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