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很認真在思考「如何讓一個人長腦袋」這件事。


儘管不願意承認,但令的評論以某種程度而言非常一針見血,律注視著正仔細核對帳目的凜,側臉的漂亮弧度讓律產生了微妙的想像,律趕緊收回視線,暗自譴責自己的踰越。


但律的目光又飄回凜的側臉。


真糟糕。


律感覺自己的自律在凜面前簡直不堪一擊,特別是在這種獨處的時間裡,他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注意力,凜像個閃閃發亮的恆星,即使不望向她也能感覺到凜所散發的光芒,一旦抬頭張望,便再也忘不了那美好的畫面。


「律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什麼?」


「律有心事嗎?」


凜皺起眉心,一臉認真的瞧著律,好可愛,律沒想到自己唯一的感想居然是這個。


所有身陷戀愛之中的人都是笨蛋。


律沒有抗拒,相當坦然的接受了這一點。


「我只是覺得納悶,學生會又不缺人,為什麼瀲學長要我加入。」


「瀲所做的事大部分都沒有邏輯,也不能這麼說,只要是他認為能夠排解無聊的事,他就會去做,瀲大概對律很感興趣。」


「對我感興趣?」


「嗯,我第一次提起律的時候,瀲就一臉有趣的問了很多關於你的問題。」


「提起我?」


「律不是讓我吃了很多巧克力嗎?雖然瀲也收到很多巧克力,但他從來就不讓我吃,令也是,老是說什麼『吃掉裹著私心的巧克力絕對會肚子痛』,但還不是拿到以前讀的幼稚園分送...不過瀲也說律很善良,要好好跟你相處。」


凜忽然揚起神秘的笑容。


「但是律要記得保密喔,之前買的巧克力我就只有分給律而已,因為零用錢不夠,不可以告訴瀲也不可以告訴令,絕對,不然下次我就一個人通通吃掉。」


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律為了維護凜的自尊心努力忍住笑,並且以認真的表情慎重的點頭,凜果然滿意的跟著點頭,但律重新整理了凜所說的內容:
打從一開始瀲就掌握了狀況。


但律決定劃另一行當作重點,只有給他的巧克力,於是律的心底確實萌生不合時宜的喜悅感,當然他選擇無視凜談論瀲時所透露的親暱,青梅竹馬這種可以被歸類為世界上最惹人厭的關係不在律能左右的範疇內,律算是偏向實際的類型,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就好。


例如盡可能的引起凜的關心。


「凜這星期六有空嗎?」


「嗯,有什麼事嗎?」


「下個月我二姊生日,想請妳陪我一起挑禮物。」


「好啊。」凜很爽快的答應了,但又露出遲疑的表情,「可是我不是很擅長這種事,結果送人的都是自己喜歡的東西。」


「那也沒關係。」


律的二姊並不介意這些,只要是律送的都好,某種程度上二姊比家裡的任何人都還要溺愛律,儘管大姊無情的做出「因為涼把律當作吉娃娃」的評論,但律並不在意,總之二姊確實很疼他,就算二姊用著很溫柔的聲音反駁「不是吉娃娃是米格魯喔」律還是決定不要追究這一點。


「這樣的話當然可以。」


「作為謝禮改天會請妳吃點心的。」


「雖然應該說不用,但我沒辦法回絕呢。」凜揚起非常可愛的笑容,「我會把星期六全部空下來給律。」


「嗯...」


不知為何律對於凜直率的話語感到一股燥熱,他訥訥的應了聲,那沐浴在陽光底下的凜顯得閃閃發亮,律感覺喉嚨非常乾渴。


「啊、差不多該走了呢。」


「都這個時間了,剩下的我來幫妳吧。」


「沒關係,這不是很急,回家後花一點時間弄就好。」凜很乾脆的收拾起東西,「這節課遲到就糟糕了,會被強制打入地獄的。」


「凜真是誇張。」


「是真的喔,」凜忽然將臉湊近律,幾乎讓他的心臟漏了一拍,但擠弄出誇張表情的凜絲毫沒有自己即將讓對方陷入休克的自覺,「數學老師上次在走廊像鬼一樣的抓住我,惡狠狠的說『小心我把妳當掉』。」


律不自在的往後退了一點。


「為什麼要這樣威脅妳?」


「因為瀲。」


「瀲?」


「嗯,上學期瀲偷偷在我的作業裡寫了『都是因為數學老師長得像藏獒才老是讓我分心』,還畫上不知道是藏獒還是長毛象的插圖,總之數學老師沒有罵我,但從那之後我就被盯上了。」


「瀲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凜的表情沒有顯現出任何苦惱,像是已經習慣了一樣,明明是讓人困擾的惡作劇,就算脾氣好也該有一點反應,但無論律觀察的多仔細,凜的表情都沒有負面波動。


「凜不會生氣嗎?」


她輕輕搖了頭。甚至扯開淺笑。


「小時候為了瀲的惡作劇甚至對他拳打腳踢的,但稍微長大之後才明白,瀲其實很辛苦呢,因為比所有人都要優秀,所以不管是同學或者是老師們都把他當作特別的存在一樣,就算很多人羨慕這樣的瀲,也有很多願意為了瀲去做任何事的同學,但那些都不是瀲的朋友,瀲說過,朋友是對等的存在。」凜的表情這時候才滑過一絲落寞,「瀲什麼都不說,老是用奇怪的方法捉弄我和令,其實這都是他拼命想告訴我和令『我也跟其他人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瀲很辛苦,所以我跟令也只好跟著辛苦了。」


「你們感情真好呢。」


「嗯。」凜爽朗的用力點頭,但瞥見時間後突然焦躁了起來,「再不走不行,我不想下地獄。」


律不自覺的笑了出來,他看著因為著急而拉住他的走往外走的凜,應該不會被察覺吧,他想,於是律稍微扯動了手,輕輕握住凜的掌心。


心跳好快。


這樣下去心臟可能會停擺。


自己果然得好好鍛鍊才行。律邊走邊下了莫名其妙的決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