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打了一個上午的籃球,回家沖過澡之後律決定到車站附近的書店消磨下午時光,於是婉拒了同學看電影的邀約,律獨自一人騎著腳踏車前往書店。


才剛將腳踏車安穩的停放好,律眼角餘光便看見從車站走出來的女孩,穿著簡單卻甜美的米白色連身裙,隨意將及肩的黑髮紮成馬尾,儘管沒有違背女孩一貫的印象,卻比律所認知女孩更加亮眼。


律又確認了一次,是凜沒錯。


在律想邁開步伐朝凜走去的同時他看見凜抬起手左右揮動,她在等人,順著凜面對的方向望去,分辨出凜等候的人同時律的身體忽然顯得緊繃,沒有特別意外的部分,卻也不是在預期內的程度。


是令。


在律的認知當中,凜和令之間是藉由小楓聯繫而起,儘管兩個人也會進行談話,但至少在律的目光之中凜和令很少單獨相處,所以律想,也許小楓只是遲到。


「是律。」


「律?」


先發現律的令愉快的揮了揮手,沒有走近的意思,旋過半個身子面向律的凜也扯開甜甜的微笑,沒有任何藏匿或者掩飾的跡象。


最後律緩慢的朝凜和令走去。


「律一個人嗎?」


「嗯,打算到書店看書。」


「我和凜出來約會。」令用著相當爽朗的語調,但眼底的流光擺明是挑釁,「沒有打算邀你。」


「才不是約會。」


凜皺起鼻子,無害的瞪了令一眼,真可愛,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但律再度看向凜的同時臉不自覺熱了起來。


「那麼,和令要去哪裡呢?」


「約會。」


「就說了不是約會,因為有想看的電影,律一起來吧。」


電影。


律忽然不太能夠判斷凜和令的關係,儘管兩個人單獨出遊讓人有些在意,但凜的表現卻絲毫沒有扭捏,律又來回看了兩人一次,不知道該感到安心還是憂心,至少凜腦中運作的考慮還沒有滲進所謂的戀愛問題。


「破壞別人的約會是不道德的事,像律這樣正直的人應該不會違背道德才是。」


律乾脆的忽略令。


「我本來也沒有特別的計畫,一起看電影也不錯。」


「因為是三點半的電影,所以律還是可以先逛一下書店,我和令本來也是這麼打算的。」


於是三個人便懷抱著不同心思,同樣「愉快」的走進車站前的書店,凜說了三點集合後便往推理小說的書櫃走去,律還來不及移動就被令緊緊攀附,看樣子令是下定決心要牽制住律。


「真壞心,就這樣破壞我和凜的獨處,我可是從昨天就開始期待黑漆漆的電影時間呢。」


「你八成耍了什麼手段讓小楓沒辦法來。」


「在你眼裡我的形象好像不太好,沒關係,我就是招人嫉妒的那種類型,我會當作這也是一種愛慕,不過──」令將半個身體的重量壓在律的身上,側過頭將唇貼近律的耳畔,以相當輕緩的口吻,蓄意的拉長字與字的間隔,「你好像、還沒釐清現狀,我有點失望呢。」


律猛然用力終於將令甩離自己身上,轉過頭卻迎上令極其惡趣味的淺笑,令隨手抽出一本書,無聊的翻閱,律咬著牙瞪視著眼前的男孩,清楚明白只要自己不問,令連一個字都不會透露。


「你指的是什麼現狀?」


「我和凜之間,從來就不需要小楓。」


「什麼意思?」


「簡單的來說,你的位置擺錯了。」令愉快的說著,「現在的你認為小楓擺在我和凜的中間,但事實上,站在中間的那一個是凜。」


「那又怎麼樣?」


「不怎麼樣。」令翻動書頁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因為我還沒說到重點。」


「不要拐彎抹角。」


「我說過的,為了彼此的利益,結成同盟是最佳的選擇。」


「把話說清楚。」


「瀲。」令清晰的念出這個名字,律有種不妙的預感,無論是瀲和令都一樣,這對兄弟的笑簡直一模一樣。「雖然我很喜歡凜,但比起凜我更喜歡瀲,所以,為了讓瀲不那麼無聊,身為弟弟的我當然要把事情弄得越複雜越好。」


「我不想被牽扯進你們兄弟的問題裡。」


「這跟你想不想沒有關係,因為凜在裡面,在你還沒遇見凜之前,凜就在裡面了。」


「什麼?」


「你是第一個知道的人喔。」令勾起壞心的微笑,將身體傾向律,「瀲是凜的未婚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