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這裡沒有提供任何的後悔



為了避免打斷男人的沉思,阿海輕巧的將香片放置於桌面,但他仍然抬起了頭。


「抱歉,干擾你了。」


「不,適度的打斷是必要的,雖然需要沉浸,但陷入太深也是危險的。」


「像是富有禪意的人生觀。」


「只是一種怯弱的自我保護,因為有想要守護的人,所以無論如何必須保護好自己。」


「這也是一種勇敢。」


「所有事物都是一體兩面。」男人的口吻逐漸顯得輕快,「這只是一種選擇,所謂的切入點,或者信念,都是充滿解釋性的概念。」


「有時候正是由於過度解釋而看不清事實。」


「但不解釋又不行。」


「真是麻煩呢。人生。」


「有趣的也在這裡。」男人爽朗的笑了出聲,「真是一種麻煩的趣味。」


兩個男人進行著愉快談話時,門以極為緩慢的姿態被確實的推開,阿海以溫柔的目光望向門那邊,沒有迎接的舉動,她不喜歡,儘管她的存在便足以左右他人的動作,但這並非出於她的意願,而阿海能為她做的,也就是盡可能什麼都不做。


什麼都不做。


動作的本身是為了填補感情的凹陷,結果不是最重要的部分,但人總是不明白這一點。阿海想起她曾經這麼說。


「太陽很大。」


「嗯。」她穿著簡單的米色洋裝,蒼白的面容浮上一抹燥熱的紅,「新書我讀過了。」


「是愛情故事。」


「我知道。在讀之前就知道這一點。」


跟喜不喜歡沒有關係,因為是邵謙的書,即便是平常不讀的愛情故事也同樣仔細的讀過一次,這是她從不言明的在乎。


送她書之前邵謙沒有冀望過她會讀,她總是以如此冷淡的方式遞送她的溫暖,於是太過容易被忽視,然而一旦察覺了她的溫柔,就會明白,正因為是接近體溫的溫暖,所以接受的人們毋須進行承受的努力。


人的給予某種程度同時意味著負擔,無論遞送時多麼強調不求回報,卻時常不是如此,通常並非自覺,然而給予的瞬間兩個人之間便產生了微妙的落差。或者質變。


她不喜歡所謂的改變,總是以精準到讓人感到心疼的方式傳遞屬於她的溫柔。


「人總是以得到作為期待,但對我而言,以落空做為期待是更適當的方式。」


「沒有人喜歡落空。」


「所以才必須如此期待。」


「必須?」


「期待得到的人,在得到瞬間獲得的是一種符合期望結果,即使感激卻難以抹去體內某處認為理所當然的心思;相反的,從未冀望獲得的人,對於落在掌心的一切,都會感到非常的感激,更重要的是,也許比起其他人,更能做好有一天會再度失去的預備。」


「我們必須對失去有所預備。」她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會失去的。」


當初邵謙以一股衝動脫口而出想寫她的故事,她只是安靜的望著遠方,像是在想些什麼,卻也像什麼都沒在想。


「這樣,也算是留下什麼。」


「可能會帶來困擾,也可能會勾起某些不願意想起的什麼──」


「對我而言,即便是痛苦的回憶,也是珍貴的部分,沒有不願意想起的事,雖然有不能想起的,但如果成為故事之後,或許,有一天我也能夠將這些苦痛當作一則故事。」


「如果在任何一個瞬間想反悔的話,我隨時可以中止。」


「我的人生不存在著所謂的後悔。」她以過於沉靜的嗓音緩慢而清晰的說著,「一旦對於某件事感到後悔,那麼,就會開始思考所謂的過去,接著會揣想一個接一個的如果和可能,我盡可能不讓自己碰觸這些,看似充滿希望的如果以及可能,只會加深對於現實的抗拒罷了。」


「這樣的人生必須捨棄很多部分。」


「我知道。」


我知道。


邵謙始終忘不了她說出這三個字的口吻,彷彿來自無以捉摸的遠方,極其飄渺而哀傷,我知道,這之間不存在著任何猶豫,或許她同時拋棄了大量的選擇。


只為了留下某些她不能夠擁有的。


人生是非常殘酷而無情的,正因為如此,在那之中所閃現的,某些微小但確實的溫暖,便足以讓人用全部作為交換。


那不單單是愛。


「阿海,我今天想吃草莓,但不要是新鮮的那種。」


「新鮮的草莓會覺得很傷心。」


「那不是我在乎的範圍。」


「這樣很好。」阿海點了點頭,「適度的無情非常的帥氣。」


「真是不合時宜的感想。」


邵謙打趣的答腔,她側著頭來回注視著兩個男人,有些朦朧的什麼,像是安慰,又像是安心;她比誰都還要清楚,處於她身旁的人們都以自身的方式試圖拉扯住她,微微的施力,那不是輕鬆的事,相反的,為了仔細拿捏那適當的微微施力,必須耗費大量的力氣。


她不明白為什麼要為了她費這麼大的精神,但阿磊說,就當作是我們一廂情願的付出,所謂的人,大抵都是這樣進行著人生,從來不會一一問過對方才決定自己感情的方向,總之是沒辦法控制的感情。也能說是任性。


「晚一點海音會過來,帶著特製的天使蛋糕。」


「我今天來得真是湊巧。」


「但秋陽出現的機率也特別大。」


「那我可能需要先睡個午覺,才有面對他的力氣。」


「這時候特別想念夏雨呢。」


「夏雨也不是能夠輕鬆面對的人。」邵謙以溫暖的目光望了她一眼,「但我們的人生大抵都不是輕鬆的。」


「這也是一種存活的意義。」


她安靜的聽著兩個男人輕快的對話,輕輕握著熊的手,男人的對話中藏匿著若有似無的隱喻,她所擅長的隱喻。


緩慢的她閉上眼,仔細聆聽著瀰漫在屋內的爵士樂,有著低啞菸嗓的女歌手以富有感情的方式唱著歌,忽然她感到有些哀傷,沒辦法說明的哀傷。


也許因為哀傷也是存活的一種必然。


她這麼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飛飛
  • 我真的超級喜歡Sophia的文字❤
    期待Sophia的新書啦啦❤
    呦齁齁跟偶像說話好開心((妳不要這麼興奮!!
  • 嗨!!(揮手)

    然後新書已經出來囉XDD

    Sophia X 皓子 於 2014/09/23 14: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