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只是安靜的站著,瀲都是眾人目光的焦點,維持著淡漠的微笑,然而半倚在校門邊的瀲卻沒有理會任何人的意思。


凜看見的就是這樣的瀲。


瀲的臉上總是掛著溫文的淺笑,散發著不符合高中生的沉穩與冷靜,當然凜明白這也是所有人心悅誠服的追隨、信任瀲的主因,但只要看見這樣的瀲,凜就感到有些捨不得。


「不要這麼招搖的站在校門口。」


「我只是站著。」


「你可以到巷口等。」


「經過計算,任何一個點都可能錯過妳,只有校門口不存在著風險。」瀲輕輕的笑了,視線滑過凜身旁沒有出聲的令,「妳也買了保險不是嗎?」


「你和令的目的地是同一個地方。」


「也是。」


偶爾瀲會像這樣等著凜,並不是約定或者心血來潮,瀲通常會採取預告的方式,雖然一開始凜猜想這是瀲留給自己逃跑的機會,不是大發善心的那種機會,而是自己進行抵抗會讓瀲覺得比較有趣。


然而在瀲有意無意的提示之下,凜稍微觸碰到藏匿在瀲深處的心思,於是她拉著令一起回家,雖然令擺出不情願的表情,卻沒有任何掙扎。


真是麻煩的兄弟。


凜走在瀲和令中間,沒有任何的交談,大多時候都是這種安靜的狀態,凜無聊的踢著柏油路上的碎石頭,一不小心失去了重心,整個身體往前傾,在凜幾乎以為自己要摔倒的瞬間瀲和令分別扯住了她的左右手。


接著令先鬆手了。


於是在非自願的第二次失衡之後,凜撲進了瀲的懷裡。


「凜總是這樣不小心呢。」瀲帶著笑,語氣卻顯得認真,「萬一摔進其他人懷裡就糟糕了。」


「你先放開我...」


瀲以有些可惜的表情放開手,在一旁的令撇開臉當作什麼也沒看見,凜皺起鼻子無奈的繼續往前走,她實在搞不懂瀲和令到底在想些什麼。


「如果令也喜歡凜的話,我不介意公平競爭。」


「我對凜沒有那種意思。」


放任凜往前走的瀲的唇邊泛開帶有深意的弧度,他的視線滑過身旁的令,「令口是心非的樣子真是可愛呢。」


「我真的沒有──」


「無所謂。」


「瀲。」


「對我而言目前的現狀挺有趣的,所以你還有餘裕,無論是進行考慮,或者是從事準備。」瀲收起笑,以讓人讀不出情緒的表情面對著令,「你可以有一百萬個逼迫自己讓步的理由,但那之中,絕對不要有『因為瀲是我哥哥』這一點;同時,你只能夠有唯一一個伸手爭取的理由。」


瀲冷靜的說。


「因為那是凜。」


如果沒有辦法將凜當作唯一的理由,無論多麼喜歡都不要有拉扯的慾望。


「你們兩個走太慢了。」


「腿長的人通常走得比較慢。」


「沒有這種通常。」


「但為什麼走在前面的是凜呢?」


「我今天不喜歡瀲。」


「我可是每天都喜歡凜呢。」


瀲稍微加快步伐往凜在的地方走去,凝望著瀲的背影,令其實不那麼清楚瀲抱持的心思,甚至他不確定瀲是不是真的喜歡凜。瀲總是讓人捉摸不定。


令也抬起腳步跟上前面那兩個人,大概這些都無關緊要,反正凜是特別遲鈍的那種類型,不管是誰,都還有數不清的時間可以好好思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su Ching Huang
  • 搶頭香!!!
    嗚嗚我想看律令或律瀲的對手戲(打滾)
    現在是兄弟之愛(?)全盛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