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感覺這世界每天都在改變,又感覺這日子每天都沒有改變,或許就是從這微小的停滯裡產生絕對性的,所謂的落差。

每一秒鐘我都想放棄自己,又每一秒鐘我試圖拯救自己,這細微的,無病呻吟一般的,也許是意志也許是靈魂或者其他都無所謂,膨脹成巨大的矛盾並且反向構成自我。

我明白自己也能夠像某些人一般進行著不被質疑的日常,然而對於那樣的日常,儘管我正過著消耗自身的日常,我卻堅定的相信那不被質疑的本身便足以吞噬我的意志。

從來我就是在如此反覆的消耗裡讓日常瀰漫著頹喪與萎靡的氣味,曾經我很在意,現在依然很在意,我想自己能做些更有價值的事,卻沒有從事那些事的意念。

關於價值的界定,從來我就無法妥善的衡量,於是總是被投以可惜或者責怪的目光,也許我註定不能好好理解這世間所謂價值的準則。

沒有辦法,本來我就是個不擅於努力的人,也沒有特別想努力的意思,對於違反這世界的準則我感到深深的抱歉,事實上我也沒有過得比較快樂,相反的像必須償還一般深深陷於掙扎與痛苦之中,然而比起幸福快樂的人生,或許我更習慣於積累在那無法彌補的落差之間的空氣。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