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什麼考試報告的,都只是藉口。

也犯不著對別人解釋些什麼,歸根究底不過是自己騙自己,彷彿很自然的,就這樣開始在自我意識中的欺瞞認清兩造不斷掙扎之中,我看見了懸崖上的花。

不用多說什麼,那朵不多注意就聞不到香味,一點也不鮮豔的花,然而,不顯眼的本身存在於一個不容忽視的位置,突兀,但也只能這樣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並不能選擇種子落下的位置,我只能盡我所能的活下去。」

活下去。

是的,什麼都不必想,只要記得這句話就好。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