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下車啊。」
我發現當我脫離虎背那瞬間,我突然有種想再爬上去的感覺,現在這個局面中,雨傘男的等級比老虎高太多了;而那隻老虎,只是把我送到雨傘男地盤的交通工具而已。
老虎耶,敘述老虎的句子居然用「只是」和「而已」。
看吧,「居然」又出現了。
我很確定品潔在笑,而且笑得很不懷好意,「快點進去,已經九點半了。」
「妳不陪我進去嗎?」
雖然我知道品潔是百分之兩百不會陪我進去的,但是我還是很努力的試圖用念力喚醒她的同學愛。
「我只說送妳過來,沒說要陪妳進去;再說我跟『妳的雨傘男』又不認識,進去做什麼。」
果然,我的念力完完全全的失敗了。
當一個崇拜科學的人試圖用念力改變某件事的時候,就表示他已經無法用任何科學的思考及方法來改變現狀了。
我剛好是一個崇拜科學的人。
但是很不幸的,我剛剛好像試圖用念力喚醒品潔的同學愛。
「我先走了。」
品潔說完,揮了揮手就掉頭離開,看著品潔越來越小的背影,我就覺得雨傘男離我越來越近。
「我跟『妳的雨傘男』又不認識…」,什麼我的雨傘男啊,而且都已經打電話約他出來了,現在說不認識會不會太晚了一點。
好吧,我知道現在怎麼咒罵或是哀嚎都改變不了我已經讓老虎送來大魔頭地盤的事實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空氣糟的程度大概已經把我的氣管給染成黑色了,「沒什麼好緊張的,沒什麼好緊張的,沒什麼好緊張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