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不管我再怎麼樣祈禱,祈禱完了變哀求,哀求無效之後開始咒罵,星期日還是以一種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來到了。
在品潔一臉「妳就是會耍賴」的表情作用下,我又很勇猛的騎上老虎,呃,不是,是坐上品潔的機車後座;我開始懷疑,說不定武松也是被騙去打老虎的,然後在他拿著長木棍大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的時候,那隻笨老虎已經被亂棒打死,最後在武松還在「ㄏㄚˊ」的時候,他已經變成英雄了。
我想我還是停止想像比較好,因為我的腦袋中已經浮現「不小心打死老虎」的念頭了;不過如果老虎死了,我也差不多了吧,雖然我有保險啦,但是斷手斷腳的總是不太好。
好吧,我承認我是故意扯開話題的,但我想扯開話題並不會改變目前的狀況。
我感覺到我現在正以一種極緩慢的快速前往目的地。
極緩慢的快速?
我想這大概就是跟吃冰棒一樣,明明就吃得很慢,但是一轉眼手上就已經剩下一根冰棒棍了。
台北市的交通一如往常般擁擠,品潔騎車的速度似乎比平常來了更慢了些;但時間是種極端詭異的物理量,當你開始在意它的時候,它不是快的讓人咋舌,就是慢的讓人抓狂。
尤其是你希望它慢,它偏偏就用衝的;你希望他快,它就硬要看完風景再小碎步前進。
結論就是,它就是故意跟你唱反調。
而此刻的我,剛好就是前者的示範;我望錶的次數多到我自己都害怕錶面會被我看破。
現在是九點十三分,剩下十七分鐘的距離,卻讓人感覺像只過了十七秒。
「到了。」
十七秒也沒那麼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