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奔離了。

國文課激烈討論著理性與感性,量化與情緒化,起因只是張系國的超人列傳;左耳和右耳不同的聲音不斷的來回,我突然想起美麗新世界的情節,可怕的世界,但也許可怕的是人性。昨晚睡眠不足,昏昏沉沉的聽見教授開始談論希特勒,突然覺得在很多時刻,希特勒彷彿比孫中山更顯得重要,自以為是的人們,也許希特勒在大部分反而更近於人性。

陰灰的天空終於下起了雨,約莫二十度的溫度,空氣中似乎飄著令人入睡的催化劑,闔起了雙眼,坐在剛好正對教授的位置,語言的有向性讓字與字之間更加清晰;其實並不真的想睡,只是不想張開眼,難得一節我沒發言而教授也沒要我發言的國文課,理組的國文課,連感性的討論都能牽扯到大腦皮層,我想此刻我的前額葉正在活動,關於某些記憶運作的區域。

鐘打完了有點久,下課這東西似乎對教授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我還有在遙遠那一端的歷史課,而外頭飄著毛毛雨,我開始考慮是不是捨棄腳踏車實行雙腳萬歲,但有些時候想和做並不會完全吻合,甚至背道而馳,依然是在擁擠的人群中騎著腳踏車一起擁擠。

星期一總會有種提不起精神的感覺,前幾天的電子新聞報導星期一是自殺率最高的一天,但是自殺這樣完全不符合經濟效益的一件事,我始終不明白在這種功利主義的社會裡,會有那麼多人選擇自殺;繞了第三圈,終於找到了停車位,微濕的牛仔褲,我的腦中突然竄出哆啦A夢的片頭曲,荒謬的很,也許是因為右前方那個女人的側背包。爬上了階數有點多的樓梯,三樓的教室,人群三三兩兩,理工組的文科,奇異的低密度。

選了個靠近又不顯眼的位置,看到見投影片又隨時能睡的區域,其實我對歷史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共同必修這東西,本身就是非關喜好的存在;報告交了又要再交,學期莫名的過了一半,拿出最後一張單線紙,我寫下歷史課好無聊六個字,開始盯著剩下一口水的水甁,我好像又感冒了。

星期一就這麼過了一半,然而我的人生,似乎沒有多些什麼。




2006/11/27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