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午後雷陣雨還是天天在下,縱使有時天氣晴朗的讓人不自覺的微笑;但每天出門前總會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帶傘,畢竟一個人不會連續中樂透頭獎兩次,而我也不會在台北市的街頭,遇到第二個願意把傘借我的好人。
那把深藍色的摺疊傘,一直靜靜的放在我的書桌旁。
雖然我想他應該不會在意這麼一把傘,但是我在意,我真的很在意;我還是希望能夠把傘還給他,再跟他說聲謝謝。
「哈啾──」
那天回到家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居然在發燒,連續難受了好幾天,這一兩天才稍微恢復一些;沒想到一向以健康寶寶自詡的我,也抵擋不了午後雷陣雨的威力,這也讓我想起他。
他還好嗎?
我不認識他,而我當然不會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住附近,我也猜想,那會不會只是要把傘讓給我的理由?這個想法讓我對他有某種程度上的虧欠。
「既然是他自己要把傘給妳,妳就沒有虧欠他的地方了啊,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妳欠了他一個謝謝。」
佳云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自從遇到「奇蹟」之後,那些奇奇怪怪的感性因子像是一股作氣的全都衝了出來,或許是因為難得的重感冒吧。
我發現這幾天他在我腦中出現的頻率高的嚇人。
「妳會不會是對他一見鍾情了啊,發表一下妳現在的感覺吧,我這陣子剛好沒什麼靈感。」
品潔真的是想太多了。
也許一見鍾情常常發生,但那絕對不是我,我不會天真的相信一見鍾情這回事;感情是要培養的,好感只是一個誘因,而不會是愛情的全部。
呃,好像有點扯遠了。
我只是覺得這樣白白接受人家的恩惠,心裡總是過意不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a X 皓子 的頭像
Sophia X 皓子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