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儘管我不斷的祈禱,祈禱完了變哀求,哀求無效之後開始咒罵,但雨還是繼續下著;雖然下午沒什麼重要的事要做,可是我十分、非常、極度、超級想念我那張水藍色的床。
為了今天早上要交的那份報告,昨天我只睡了三個小時,而且中間還因為某個白目的陌生人,在凌晨四點多打錯電話,害我差點把我新買的手機從二樓丟出去;原本計劃好整個下午都要用來補眠以安慰我那被恐怖報告壓榨的心靈,沒想到全被這場雨給破壞了。
等待是件漫長的事,尤其在你極度想睡覺的時候。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一大堆寫文章的人可以把「等待」這兩個字形容的那麼文藝浪漫,那些所謂的詩人更是絕,寫出來的句子更是讓人咋舌,連我這種自認十分信仰科學的人,都有一種短暫被騙的感覺;只是,那也只是「短暫被騙」,現在我只覺得無聊。
等等,說到寫文章的人,今天下午品潔應該是沒有課吧!我想她應該會很樂意救我離開這條狹窄的街道。一想到有人可以拯救我,我立刻高興的從包包裡翻出手機。
然後,我發現「禍不單行」這四個字真不愧是偉大的祖先們的經驗累積。
手機沒電了。
我的笑容僵在四十五度角,我開始懷疑自己會不會突然顏面神經失調。
我又有一種想把手機丟到馬路上的衝動了。
不過因為它很貴,剛好我又很窮,所以只好又把它丟回我的包包裡。
現在連最後一絲希望都宣告破滅了,所以我真的只能認命的繼續等雨停,因為科學是不太認同奇蹟這回事的。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