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好大。好冷。
我的雙手隱約感覺到撕裂性的疼痛。
渴求溫暖的十指,卻在觸碰期盼中溫熱的透明液體那瞬間,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冰冷,溫熱,上升,下降,交雜的是我深深的矛盾,搖晃的是我隱隱的不安;我想抽開手,卻掙扎的想汲取更多的溫度,濺出的水花,讓手臂毫無預警的接收到熱度,只是在這樣微弱的溫熱後,是不留情的冰冷,突如其來的空氣流動讓寒冷更加的,直接。
也許是我的感覺神經在第一瞬間的混亂中錯亂,神經中樞釋放的訊息以為,會是一直這樣冰冷的,即使是手裡掬著的陽光,也改變不了低溫的事實;我所能控制以及我所不能控制的神經元,在同一個時刻執行不相同的指令;混亂,錯亂,我只能閉上眼,連掙扎都無力。
我所期盼的,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溫度嗎?怎麼會讓人有種,無所適從的無助。
也許是太過突然的轉折,讓死守在原地的細胞錯愕不已,讓終於說服自己適應低迷的我來不及反應;像一隻囚鳥,突然有那麼一個誰打開了天窗,牠的世界終於和牠所冀望的天空接攘,但是牠卻只能停留在窗邊,望著他不斷渴求的廣闊,那樣的世界太過陌生,即使只差一個小小的跨步,卻不是牠所熟悉的空間。
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我的感覺神經元必須重新整理得到的訊息,神經中樞需要調整指令,而我,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這樣和預期截然不同的結果;我害怕改變,縱使我渴望改變,一個小小的點,可能就足以顛覆我的世界,一道小小的水流,是足以改變我所擁有的溫度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我必須說服自己改變,即使只是些微的溫度上升與下降。
我不想卡在這樣的一個點。
囚鳥不會永遠停在窗邊,總有那麼一天,牠會跨出窗櫺架構出的那道界線;牠只是需要時間,需要一點點時間,讓自己確定,眼前的那片藍天不是過於渴望之後出現的錯覺,需要一點點時間,讓自己相信,牠足以飛進那自由的世界,需要一點點時間,讓自己張開久未,甚至是從未長途飛行的翅膀。
只是需要一點點時間,讓我做好準備,改變。
即使是適應這樣些微的溫度變化,仍然是需要勇氣的。
陽光耀眼的很,一呼一吸間依舊是寒冷的空氣,而我終究是沒有將水流中的雙手抽出,縱使矛盾與不安在空氣中流動,我只是想留住,這樣令人迷戀的溫度。





明天就要開學啦(雖然對皓子而言差不了多少啦 ="= ),但是啊,開學之後就要做個好寶寶了,今年的目標是上課不准睡覺,然後順利考上小小的第一志願,哈哈
至於這篇文章啊,看得懂的人就醬子看吧;至於不太懂的人,就當一般散文看看就好(笑)
然後啊,其實感覺神經元是不會整理訊息的,嗚(正在懺悔中‧‧‧)
創作者介紹

結束‧你說是開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