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牆上的日曆紙撕過一張又一張,見了底的日曆本又讓父親給換上,一個年頭就這麼輕易的過了,時序更迭,這冬,低迷的讓人懷念夏日的溫度。
  桌旁的盆栽始終那樣青翠,左右晃動的鐘擺,似乎搖不動葉的綠;而歲月的洪流,在秒針反覆的旋繞中,以穩定的速度流動,人是該向前行走的,縱使是初生娃兒的啼哭聲,還是在那宏亮的聲響中,承接生命的起點;而祖母額際滑落的汗珠,又是怎麼順著歲月的紋絡滴下?又是如何劃過那曾經細嫩的臉龐?
  天空陰霾得很,雲層終於負荷不了重量,斗大的雨珠筆直的落下,簷下原本愜意躺臥的黑貓倏地驚醒,逃離似的躲進屋內,而黃狗也是,朝著絲毫無停歇跡象的雨吠叫著。黑貓警戒地看著重重落地的水珠,弓起身子後的身軀顯得更加瘦弱,瞪大的瞳孔即使寫著驚慌,卻還是一如往常的帶著自負的驕傲。雨聲依舊大的很,似乎是確定了這場雨不會傷害自己,於是緩緩的退至簷下一隅,瑟縮在地,而那雙大眼還是戒備似地張望著。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陽大的讓人不由得瞇起眼睛,扭曲的景物,我所看見的世界似乎是小了些;拭去額上微微滲出的汗,一次又一次的看著錶上指針所指向的位置,公車一向不準時,看來今天仍舊會依循著這個定律。
二十分鐘的長度,可能是種距離。氣溫高的讓人無所適從,毫無遮蔽的任炙人的陽光侵略,佔據身上的每一寸肌膚,赤裸的,或是隱蔽在不吸汗襯衫下的;熱度,不斷上揚,上揚。
等待是個難捱的動作,儘管我是那樣習慣的站在灰塵滿佈的馬路旁,儘管我是那樣習慣的望著左方,儘管我是那樣習慣的,等待。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
午後的天空似乎比上午更陰霾了些,縱使只是綿綿的細雨,還是打濕了身上的衣物;氣溫低迷的很,僵硬的雙手不住的搓揉,從口中吐出的霧氣,也只能暫時讓雙手回溫。
我記得這時節該是春吧,可看樣子這冬似乎捨不得走。才剛為前些日子的陽光感到高興,接連幾天的陰冷天氣沾濕了街道,也打濕了我;窗上沾滿了水珠,模模糊糊的,窗外熟悉的景色彷彿變的陌生,隱約倒映的臉龐,也同樣的模糊不清。也許是我,也許,是,我。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8 Sun 2004 15:37
  • 順序

可能有一天,我會忘了我自己。
一份朋友轉寄的問卷,關於自我介紹的,我通常不會回,應該說是,我從來就不會按下回覆;只是,有一個題目,讓我想了很久,一個看起來很簡單的順序問題,讓我呆了整整一個下午。數學老師說,看起來越簡單的題目,其實越難寫,大概就像是在螢幕前掛著的那個問號一樣,「自己、家庭、朋友、愛情,你會怎麼排順序?」,我會怎麼排順序?
把自己擺第一嗎?我不否認我是一個主觀意識很強的人,但是通常都會選擇安靜不出聲,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因為我懶,只要不觸碰到我的界線,反正左邊右邊也沒多大差別。只是我常常在懷疑,真的只是因為大腦懶得動這個單純的解釋而已,還是我一點也不在乎自己,所以走向那邊,要走要停,似乎都無所謂。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在整理書桌的時候,發現被我夾在資料夾裡的照片,似乎是很久以前畫面,卻又是那麼鮮活的跳躍。
那張照片是兩年多前軒偷偷照給我的,你的側面和沒有上揚的嘴角,讓人猜不透你的心思,縱使曾經我是那樣的想望穿你的眸。
現在想起那段青澀的歲月,嘴角還是會不經意的上揚,雖然不曾輕狂過,縱使現在依舊青澀,還是讓人回味。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突然看不清楚,這世界的樣子。
也許只是單純的一句直述句,卻開始懷疑這樣肯定的話語,是不是真的值得相信;甚至連小堂弟都會的一加一,我都開始猜想答案是不是真的等於二。有一種很荒謬的想法,會不會,我們所認為理所當然的一切,根本就不是真理。也許我是被屏除在真理之外的那一個人。
我看不出畢卡索的畫哪裡值錢,也聽不出貝多芬的交響曲究竟有多神奇,可能是我天生就沒有藝術細胞,所以無法體會那些人們不斷讚嘆的曠世傑作。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終點,還是起點?
國樂比賽結束了,或許該說是,終於,結束了,至少我在最後一個音落下的那一刻我是這麼想的。
拖著疲累的身體魚貫的上了遊覽車,從基隆到宜蘭的途中,這幾個小時裡,我有一種解脫的喜悅,終於,我卸下了將近五個多月的重擔,從社團決定要參加縣賽到全國賽結束的那一秒鐘,終於,終於。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皓子,一個網路上的代號。
推演出的是,很多很多的火花,在我意料之外的。
不只是對自己,或是,別人對於我的,有許多許多。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握著手中的書,裡面收了我一篇散文。
雖然我的文章並不是第一次成為平面出版品,但這一次卻可以算是我跨出的另外一步,這是不同的讀者領域。
喜悅,是一種很直覺的反應;但短暫喜悅過後冗長的空洞,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坐在圖書館裡,安靜的空間,涼快的免費冷氣是夏天至高無上的享受,我卻煩煩躁躁的靜不下心,就是呆望著,前方規律轉動的電扇,還有那個沒人的空位。
國中升高中的這個暑假,我不知道該將自己定位在哪裡。
國中生?我畢業了。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拿到錄取榜單的那一刻,雖然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但是第一時間衝上來的,還是喜悅,一種讓人不經意嘴角上揚的喜悅,我相信很多人都懂。
只是,在平靜之後,整個靈魂像是被抽離一樣,空虛。
看著籃球場上奔跑的同學,他們,成了所謂的國中同學,雖然一樣熟稔,但是意義上,似乎產生了些微差距;好像還沒有什麼人發現,彼此的未來,開始分岔。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這是從我一觸碰到網路就一直繞著的問題,很煩。
剛開始還沒寫文章的時候,我的行蹤常出現在聊天室,不是因為喜歡,而是好奇。

Sophia X 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